重庆校园www.023xiaoyuan.com

当前为游客浏览,登陆后可以查看更多资讯 登录

德州市实行积分制量化考评等创新举措,将师德建设和教师的日常教育教学工作有机结合起来,有效解决了师德建设和教育教学“两张皮”问题。 

    ■中国教育报记者 魏海政

    近日,记者在山东德州禹城市解放路小学采访时,看到一幅生动的有关师德建设、立德树人的形象树图。这幅形象树图,在德州市每一所学校的显著位置,赫然在目。

    “以往师德标兵年年评,年年头疼。因为大家觉得师德看不见、摸不着,很笼统,不好评。”德州市天衢东路小学校长韦立霞说,“现在实行的《教师成长记分管理办法》,把隐形的师德目标显性化,解决了师德评价难的问题。”

    近年来,德州市把师德建设作为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切入点和落脚点,按照“以德导能,以能表德,德能一致”的思路,实行积分制量化考评等创新举措,将师德建设和教师的日常教育教学工作有机结合起来,有效解决了师德建设和教育教学“两张皮”问题。

    德能结合,向师德要教育教学质量

    武城县第二中学教师范大文从教41年,其中在乡村中学任教18年,他利用业余时间整理编写了200余万字的教辅材料,全部免费提供给学生使用,不收取任何报酬。范大文的做法在德州传开后,引起广大教师的共鸣。

    “师德是最具有潜能的教育发展资源,师德提供的能量是教育发展无比强大的正能量。”德州市教育局局长张书鹏说,“然而,在实际工作中,虚化师德工作成了师德建设最大的障碍。”

    早在2009年,德州市教育局通过深入调研发现了师德出现问题的症结所在,即师德建设不能脱离教师教书育人的实际,要想办法把师德建设和教育教学工作有机结合起来,彻底解决师德建设和教育教学“两张皮”问题。

    2010年,德州市专门成立了“以德导能,以能表德,提升教育教学质量”课题组,把师德建设与教师职业行为优化、教育教学能力提升有机结合起来,创新师德建设工作模式和评价方式。“我们要向师德要质量,向细节要师德,从师德中寻找教育的力量。”张书鹏说。

    随后,德州市教育局相继出台了一系列文件制度,以三年为一个建设阶段,启动实施师德建设工程。

    一开始,德州市以书写教育教学反思为载体开展师德建设活动,推动全市7个县(市、区)50余所试点学校的3000余名教师参与活动,同时鼓励基层学校自主创设符合学校实际和教师发展愿景的多样化师德建设载体。

    陵县郑家寨中学是一所远离县城的农村中学,学校以精品课堂、精品教案、精品导学案、精品作业“四个精品”为载体,结合教改狠抓师德建设。“过去一提师德建设,往往就是发发文件、开开会、听听报告,流于形式,教师们有抵触情绪。”该校教师王春晖说,“精品活动和我们的日常工作紧密结合在一起,只要你课堂教学效率高,在编写教案、导学案上下功夫,就可以认定是师德提升的具体表现,既不耽误工作,还有利于提升教育教学能力。”

    “以往宣传师德高尚的教师大多定位带病工作、爱生忘家等形象,让普通教师觉得距离自己太远。我们调整思路,把着眼点放到教师的具体工作中,让师德在教育教学细节中体现。”新湖南路小学副校长杨敏说。学校以“精品教案、高效课堂、温馨评语”为载体,专门组织教师学习“曹佃江老师精彩批语选”,引导教师用心批改每一份作业,用情书写每一句批语,精心撰写“温馨评语”。课堂上再也听不到教师训斥学生的声音了。

    在一大批先进典型学校的带动下,德州市的师德建设活动受到基层师生的欢迎和支持。

    积分考评,量化评价解决“两张皮”

    在传统观念中,师德往往被认为不容易量化考核。如何科学考评师德,成了制约师德建设的“瓶颈”。

    “我们引入积分管理办法,探索实践师德考评的积分制量化管理办法。”德州市教育局党委委员刘民生说,“根据这一办法,我们对能够体现教师职业道德水准的职业行为、职业能力和工作业绩进行量化统计和公开展示,让内在的师德在具体的教育教学细节中闪光。”

    师德积分制量化考核评价以学校为组织实施单位,自主确定师德评价的内容、标准界定、分值设定、评价阶段、评价机制、评价方式方法等,采取过程性定量积分评价和结果定性评价相结合的方式,评价方案必须经教代会通过。

    在实际操作中,学校根据发展愿景和教师发展需求,将一定的工作内容转化为一个教师自主成长工作单元,并将工作单元量化、标准化,教师完成一个工作单元,就获得一定的分值,代表教师的职业成长和职业道德达到一定的水准,并在公开平台上及时展示,积分成果运用到考评过程和结果中。评价结果与教师资格定期注册、业绩考核、职称评聘、岗位聘用、评优奖励等挂钩,实行师德问题“一票否决”制。

    天衢东路小学结合学校实际建立了公开透明的“教师成长积分榜”,由多个专门的责任小组检查、评价、审核、记录积分,师德标兵、优秀教师、劳动模范、评优树先、职称评聘等都根据积分榜从高到低选定。 

    “原来一些老师就怕校长来听课,自己也很少主动去听其他老师的课。”陵县徽王中学校长赵乐华说。针对这一问题,该校在师德建设中将“主动听课评课”纳入积分评价范围,教师主动听评其他教师的课有加分,主动邀请其他教师听评自己的课也有加分,主动邀请校长听课评课的积分最高,获得积分全部计入每周、每月、每学期的积分考核中,“现在很多老师争着邀请校长和中层干部听课评课,形成了良好的教研交流氛围”。

    德州禹城市解放路小学以建立教师成长档案为切入点,在《教师德性与德行表现积分考评细则》中规定,教师的师德表现分由履行教育职责行为表现、考勤、职业成长和教学业绩组成,进行量化等级认定后,作为评优奖惩的主要依据。同时,根据班主任工作的养成教育、安全保障、课程质量、班级活动等四项职能进行量化积分考核,调动了班主任创新班级育人工作的积极性。

    模式创新,构建师德建设长效机制

    2013年,德州市教育局专门成立了负责师德建设的工作机构——“德州市师德建设工作室”,各县区、学校也成立了相应工作室,由专人负责师德建设的规划、组织、协调、督导、评估及理论研究等工作。同时,市教育局面向教育系统内外聘请了师德建设督导员,对师德建设情况进行单项或综合调查、督促、检查、指导,提出意见建议。

    经过近四年的探索实践,德州逐渐摸索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师德建设管理办法,刘民生将之总结为以德导能、以能表德的“三三三六模式”,即三个同步、三个载体、三个管理模式、六步工作法。

    “三个同步指理论与实践、教育行政他律和教师个人自律、师德提升和专业成长同步,三个载体是师德建设示范县、星级学校及师德先锋创建评选活动,三个管理模式是聘请师德建设督导员、实行积分制考评以及将师德建设列入全市教育综合督导,六步工作法指学校具体确定载体、明确标准、建立工作室、采取积分办法、构建展示平台、总结宣传理论实践成果等具体办法。”刘民生说。

    在这一模式指导下,各县市区、基层学校结合实际情况探索出了一系列创新成果。禹城市以师德考评统领教师的综合考评,将原来对教师进行的“德、能、勤、绩”考核整合梳理成师德表现和工作绩效两项,以教师的“德行”来体现教师的“德性”,并将量化积分与考核奖惩兑现,依此为教师发放“德效工资”,并作为教师资格认定、评优树先、岗位评聘、选拔任用的前置条件。

    “‘德效工资’平均每月300元,具体每个人能拿到多少,则根据量化积分考核评价的结果发放,积分高,就拿得多,反之则拿得少。”禹城市教育局局长李召海说。此外,禹城市还在市财政中专门列支班主任工作补贴,将班主任补贴从此前的每月15元提高到每月200元,提高了班主任教书育人的积极性;为农村教师按偏远程度每月发放60元至140元不等的补贴,使农村教师工资高于城区教师,鼓励优秀教师积极到农村学校任教。

    “师德是教师素质的灵魂,师德建设就好比做菜,‘德’就是菜中的‘盐’。盐本身不是菜,但各色各样的菜都离不开盐。”刘民生说,“通过机制创新真正把‘虚功’做‘实’了,才能‘烧开师德建设这壶水’,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在近年来德州市科学发展综合考评中,教育工作连续两年列前三名。在2012年全省社情民意群众满意度调查中,德州市教育工作居全市被抽调8项工作中的第二位。“今后,我们还要不断创新师德建设体制机制,不断提升教师队伍职业道德境界和整体素质,努力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张书鹏说。

    创新师德建设  铸造幸福教育

    德州市委书记 吴翠云

    德州因德水而得名,因厚德而著名。厚德作为新时期德州精神之首,古往今来人人尚之趋之。有此深厚底蕴,尊师重教、重师德的优良传统被历代传承,不断发扬光大。

    近年来,我们坚持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把幸福教育、幸福学校建设作为幸福德州建设的载体之一,把打造师德高尚、业务精湛、结构合理、充满活力的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作为提升素质教育、促进教育均衡发展的重要途径,大力实施师德建设,探索出了独具特色的师德建设理论框架,逐步形成和确立了“德能互融”的师德建设模式。同时,我们引导全市各级各类学校积极搭建师德建设平台,促使教师职业道德与专业能力、教学业绩有机结合,把师德这一不易考核的内在品质通过专业能力、工作业绩进行量化,优化了教师职业行为,提高了教师队伍整体素质,有效解决了当前形势下增强教师自主发展动力源、均衡教师队伍的问题。


客服热线/ 虚假信息举报:023-67036800, 邮箱:1623484783@qq.com
Copyright © 2012  www.023xiaoyua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号:渝ICP备11007117号-3